wisndjc493491-8644

我会努力活下去

降谷先生看着易小姐腰上的淤青,眼神一暗,“我弄的?”

易小姐悠悠看他一眼,不开口。

易小姐看着对面的男人开始脱衣服质问为什么我身上一点做过的痕迹都没有,末了又哭唧唧地来抓易小姐的手,一脸沉痛,“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易小姐这也沉痛着呢,心想我他妈昨晚把你从餐厅带到家有多累,刚进门就被你往地上扑。易小姐反应多快,手往旁边鞋柜一撑,结结实实地,就把腰给磕木头上了,抬头看那人安分地垂着头醉了过去,易小姐也不好给人一顿打。

易小姐撇了撇搅衣服的降谷先生,心想,事实还是过几天再说。

对此降谷先生做出的讨好我就不再过多描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