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讲个故事

"他说话很动听 融化了也有幸"

“没有必要我们都葬身于此。你去找爱尔亚斯警官。对。那个长得又丑又壮,还打碎我一只玻璃杯的混蛋警官。”男孩盯着挽秋的眼睛,他现在脑子混作一团,手也在微微发抖。但他从小所受教育告诉他,他那死去的祖父,还有左手指被切下的父亲告诉他,你是个男孩子,不能逃。而眼前这个比他稚嫩,腹部还中了一枪的女孩儿却让他逃,让他去找什么操蛋的警官。他有些愤怒。女孩对他说,“亲爱的”她曾日日夜夜咀嚼这个称号,如今终于用气呵出来。她不敢用沾血的右手抚摸心爱男孩的脸,左手也不能。她已是踏进鬼门关的人,灭亡与她讲是时间问题。于是她咽掉口水,用这辈子最温柔的语气对男孩子说,“你有百分百生存,而我有百分之三。”是呀。他仍旧拥有活下去的机会与重新开始的勇气。挽秋十几年能托付后背的人不多,零君已经死掉,她自己算一个,她的国算一个,还有她那位长她十几岁被她笑称为混蛋大叔的人。她同时也相信着男孩。你看,他转身了。挽秋叫住他,“你有酒吗?”男孩摇摇头。“感谢上帝,给我一个吻好不好?”

评论